鬼迷神疑游海无量 蓝桥春雪待君莫笑

六日犬夜牙(天真豪)的小天地 =W=
就是個愛玩COS又愛寫文又喜歡隨處想畫畫的灣家同人創作者~六日犬 夜牙這樣
玩COS會用另一個名字啊~
天真豪-Sobokuhau
歡迎來交流一起玩玩~
目前都居多於寫小說坑~
才不會說是國中朋友害的~XD

猥瑣,是必須的!

嚶嚶嚶~好難過
常常忘記密碼(自己廢#
不過終於又回來了OWQQQQQQ
我好開心QWQQQQ

這是下一次的文稿//
喜歡的親可以來看看OWO/
這次是同居30題
覺得之後可能會卡搞(?
我會努力克服辣個18X的片段(?

就不說廢話了~看文OWO/



序章

 

什麼?方銳跟林敬言同居了?!

 

    聽說在林敬言退役後沒多久,興新戰隊裡擁有黃金右手稱號的方銳忽然間向老闆娘,陳果提出不留宿於上林苑的事情,不過他也保證只要有訓練一定會來戰隊裡練習,陳果在無可奈何下看著他閃亮亮的真誠雙眼之後嘆了口氣,自然而然也就被放行了。

    不過因為有此一事,漸漸就被戰隊裡的人傳開,大家無妨的開始猜測著,方銳是不是在外面有了什麼,女朋友啊~私生子啊~之類的奇怪遐想猜測都被翻出來談論,由於一直在背後說這些還不如問本人來的快,大夥便一致在訓練完後決定賭人來問個清楚。

    「好了,今天訓練就到這邊,大夥好好努力啊~對了,方銳你先別急走啊~有事想問問你。」葉修叼著一恍一恍的菸,拍著方銳的椅子說道。看著他笑的比搶了人家BOSS還要詭異,方銳騷了搔頭也沒多說什麼就留了下來。

    當他坐在上林苑的客廳時,覺得整個人都不好了,現在是什麼狀況?興欣的所有人圍著他坐了一圈,他頓時感受到來自大家目光的壓力。正當他想開口說點什麼,葉修就來到了他旁邊坐下搭著他的肩悠悠地說道。

    「喲~方銳大大,不用緊張啦~你第一次打比賽有那麼緊張嘛?沒別的事兒,就只是來關心關心我們方銳同學怎麼突然不留宿上林苑了?」說罷,隨後給他的無害的微笑,看在方銳眼裡無非是個打聽八卦的臉,他看了看眾人,閃爍的眼光不斷對他投射,再看看自家老闆娘,她一臉歉意的撇過目光,雖然當初有說好不說出去的,不過突然一個人搬走好像也會引起懷疑,他思考了一下,緩緩地說出事情始末。一臉正經的畫風,大夥們都不吐槽了,認真地聽他說著。

    「知道林敬言退役了吧?」

    「知道啊~新聞報的多大啊~跟你有啥關係?」葉修點起了菸,吐出一縷白煙緩緩地說著。

    「他在H市買了一間套房,邀我過去住,所以……」方銳後面越說越小聲,低下的頭貌似臉頰微微的開始泛紅,眾人忽然好像意識到的什麼,停頓了一段空白之後。

    「我操!方銳你這小子不會喜歡老林吧?嘖嘖嘖!」

    「要嫁出去了嗎?祝幸福唷~」

    「跟霸圖隊員住一起沒問題嗎?雖然人家退役了……」

    「原來你離開上林苑就是去跟他同居?」

    「你們夠了啊啊啊!!!對,我就是喜歡林敬言,而且很早就交往了,所以我無法拒絕他的邀約……對不起了,各位。」面對著大家炸開來的問題跟詭異的祝福(?)方銳像抱著決心似的直接坦承他喜歡著林敬言還有跟他交往的事實,雖然說完又低頭,臉紅的跟煮熟的蝦子一樣的紅透。

    此時一直沒說話的葉修拍了一下他的肩膀,摸著下巴貌似深思熟慮過後悠悠地說道。「我說方銳大大啊~把這事情跟小常講,你會不會就此一炮而紅啊?」

    「葉修妳妹!!」

 

    正當大夥們不停的調侃著他們搬離上林苑的隊友時,門鈴忽然響了,身為老闆娘兼這邊屋主名義的陳果起身去開門,不開還好一開就愣在的原地。

    「果果,是誰來了?唉呀~專人接送呢~要不要進來喝杯茶啊?」蘇沐橙湊了過去站在陳果背後直接招呼著來的客人。

    「謝謝好意,我只是來看看銳銳怎麼還沒回家,訓練應該已經結束了吧?」帶著一貫的溫柔的微笑,推了推平光眼鏡,看向客廳的眾人。

    熟悉的聲音,溫柔的笑意,方銳不用抬頭也知道是誰來了,想起身卻被葉修搶先一步了。「喲~這不是老林嗎?怎麼退役生活還習慣嗎?坐下來聊一聊再走啊~」自然而然地招呼著昔日對手,林敬言也坐到了方銳身邊。而現在上林苑的客廳呈現著興欣眾人圍繞著這兩人而坐,方銳瞬間又感覺到整個人都不好了,看了看林敬言啜了一口茶,便又低下頭去,林敬言看著他不禁嘴角失笑,大概是事情曝光了剛被戰隊裡所有人調侃過一輪吧!幫他打圓場也不是第一次的事了,等之後再回家好好的補償吧。

    「怎麼難得有這興致請我喝茶聊聊呢?無非是銳銳又做了什麼吧?」每當林敬言出面幫方銳打圓場時,方銳瞬間覺得他這個戀人都不像戀人了,這根本是他的老師吧?在心裡不知想撞牆幾次的方銳無奈地低頭盯著自己的雙腳。

    「他是沒做什麼啦~只是聽說你們同居了?」葉修笑了笑指了指他們倆。

    原來是這樣,林敬言心裡想道,不然他家可愛的銳銳怎麼會這個樣子,果然也不出他所料啊。

    「是啊~退役後我在這附近買了間雙人套房,所以就邀銳銳過去一起住了,看來銳銳把事情都說出來了呢~那也沒什麼好隱瞞的了。放心吧~葉神,銳銳他要訓練的時候會放他過來的,至於霸圖那邊,我也不會說的,就算是退役了總要保持著職業道德對吧?」笑著將最後一口茶喝完,林敬言毫不避諱地說出同居的事實,說罷輕拍了拍方銳的頭,對他投以寵溺般的微笑。

    「好吧~既然機密不會洩漏也就沒差了,時間不早了,你們新婚夫妻就早早回去吧~別在這閃瞎眾人啊~我們可還要比賽的呢!」葉修擺了擺手,下了逐客令,便往樓上的房間走去。

    林敬言笑笑,揮了下手示意一下,便摟著方銳離開了上林苑,方銳看著笑著一臉燦爛的林敬言不禁打了個冷顫。

    

    「怎麼了?方銳大大,你的表情不怎麼好啊?」推了推平光眼鏡坐上駕駛座看了坐在副駕駛座的方銳淺淺的一笑。

    「今天乏開心啊~林大大,求親親求抱抱。」看著只剩下自家戀人跟自己,什麼面子什麼矜持之類的方銳都把它拋他九霄雲外去了。

    「好,那你今晚想吃什麼?」寵溺著看向自家戀人對他撒嬌,林敬言滿意的一笑,輕輕地吻上他的唇,揉了揉他那淺褐色的蓬鬆短髮。雖然他本來就有此意要向興欣宣示主權,不過既然他的戀人比他早一步先說出來,他也只好認了,希望這不會影響到他接下來的發展,他是這麼想的。不過在這之後都是後話了,反正聯盟裡大家對於記者說的話都還是保有懷疑態度的,退役後也沒啥好擔憂的,就這樣繼續幸福下去吧!


评论
热度(6)

© 鬼迷神疑游海无量 蓝桥春雪待君莫笑 | Powered by LOFTER